杜松子酒

纷纷

我到底是性格来得太别扭。有对象的难过却也毫无道理。现在的好并不成为消除难过的充分条件。像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,特定时刻的他们所经历的苦痛是确实存在的,也就这样被泛滥的情绪蔓延到。

都是破镜重圆的故事呀。有没有破镜的故事呢

人生有很多体验是很奇妙的 比如第一次面对海洋的躯体 比如隧道和天桥的人交叉口野营的人们震天的涛声乱石滩和星星

还能怎么办 只谈风月

不嘲笑不沉浸
冷眼旁观

为爱人拍了照的地方